您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心情故事

千年树妖的传说

发布日期:2020/6/18 2:09:45

一千年前,封魔谷并不叫做“封魔谷”,它还有一个名字,叫做“情峦谷”。
    他矗立在山崖上,信目望去,滔滔的流水臣服在他的脚下,那一望无际的海洋翻腾着白浪,万马奔腾般的声音冲刷着他的耳朵。
    “情峦谷……”他笑道:“情峦谷啊……”

    当初,他心爱的女子和他最好的兄弟就是在这里定情的,人们认为这里是一对英雄定情的地方,因此才叫做“情峦谷”。
    而当那个拥有一对海蓝色大眼睛的女子,和那个拥有一头海蓝色碎短发的男子拥吻在海蓝色的大海边时,他还是感到鼻子好酸。
    他默默地走开了,在他离开时,他听到那个女子的声音:“天尊大哥呢?”
    “我不知道!”那个男子笑道:“他说他去看海了。”
    “那不是一样吗?我们去找找吧!”女子道。
    然后是厚重盔甲的碰撞声和提踢踏踏的脚步声。
    他楞了一下,然后悄悄地跑掉了。

    她理所当然地嫁给了他的好兄弟。
    “我祝福你们……”他说完这一句,才发现喉咙干涩得无法发声。
    “大哥,你怎么了?”
    她叫自己是大哥……
    “没,没事。”他忍住了泪:“是我开心得过头了!”
    “嗯,你可一定要祝福我们!”他的好兄弟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望着好兄弟俊朗的脸庞,秀美的碎发,华丽的恶魔长袍,突然一阵心痛。
    那天,他们三人都醉了。
    她和他都知道对方是为什么醉,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,那个默默离开的白袍术士,为什么在醉了以后,悄悄流下了一滴泪。
  
    人族和魔类的大战还是不可避免地爆发了。
    还是那片美丽的大海。
    “大哥。”他们的目光诚恳中透出一种坚定:“如果我们死了,请你把我们的武功和法宝都传承下去。”
    “什么?”他心头一跳,看来他们竟然做好了从容赴死的决心……
    “我不准你们说这样的丧气话!”他郑重地承诺道:“如果你们真的离我而去,我会在悬崖上等着你们,不管是多久!”
  
    在情峦谷里,一火一冰两条巨龙呼啸而去,只留下他心碎的影子。
    他们还是去了,为了封印那个恶魔。
    于是这里变成了封魔谷。
    他遵守着他的诺言。
    回到白日门,他安置下了后事,将战友们的法宝连同自己的都交了出来。
    “英雄!您要去哪里?”
    “我不是英雄,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 我不是英雄,我只是一棵树。
    他默默地想着。
    人族的寿命只有一百多岁,然而他在那个山崖上站了已经有一千年了。他一直坚守着信念。
    他们会回来的……
    当他的白发垂落到腰间时,他想动一动脚尖,才发现他的脚也已经和地面紧紧地粘连在一起。
    他变成了一颗老树,在蔚蓝的海边,望着连成一线的海洋和天脉,守候着他的诺言。

    “呼……”
    一颗脑袋靠在了他的身上。
    他想看看,是哪个疲劳的勇士憩息在他的脚下,然而看了一眼,他久久静止的心脏又狂跳了起来。
    是她!是她!
    那头蓬松如火焰的玫瑰色长发,那身他一辈子也忘记不了的战神盔甲,她倚着他的树干,那双海洋一般的大眼睛,静静地欣赏着他身上岁月的印记,那如孩童般天真可爱的嗓音轻轻道:“呵呵~老树爷爷,您活了几岁了?”
    一千年没有开口的他,蓦地有一种开口的冲动。
    一开口,他才发觉他的嗓音有多么苍老和嘶哑。
    “美丽的勇士……”
    “是谁在和我讲话?”她猛地站了起来。
    “是我……”他说着:“我是你身后的树。”
    “啊!是您啊~老树爷爷!”她释然一笑:“吓死我了呢!”
    一千年了,她的笑容还是那么天真浪漫。
    “勇士,你叫什么?”他问道。
    “我叫莲华!”她笑着说:“您呢?”
    “我叫……”他想说他叫天尊,等了她一千年的天尊,可是他还是没有说。
    “我是一棵树啊,怎么会有名字呢?”
    他的心里在苦笑。
    “哦!是哦!”分不清她是莲华,还是另一个她,但事实证明,一个轮回过去,她的记忆已经被洗涤得一干二净。

她每天都会到这里来,她说,这里的海很美,天也很美,而且她也很乐意和这个博学多才的树聊天。
    也许这段时间,是他最苦涩的日子了。
    她在,就仿佛他挚爱了一千年的女人又回来了。但是,他只能以一个博学长者的身份来和她聊天。
    他只得放下自己心中的痛苦。他这才发现,他是多么的渺小和可笑,尽管他是个世人称颂的英雄。
    一千年前,他由于害羞和犹豫,直到她死前,她都不知道他爱着她,但是一千年后,他却只得以一个“树妖爷爷”的身份,和一个好奇天真的“年轻的勇士”对话。
 
    “您知道三英雄的故事吗?”
    “知道。”
    “三英雄是英雄啊!可是他们真的好遗憾啊!”
    “对啊,也许他们的故事太残缺了。”
    “圣战法神双双殉难,唯一生还的天尊也无影无踪,真是太遗憾了!我不喜欢这样的结局!”
    他多么想告诉她,他就是那个消失的英雄,他为了信守对她前世的诺言,在这里等待,等成了一颗树。
    然而他还是没有,而是慈祥地笑了:“美丽的勇士啊!那你认为,什么才是你真正想要的结局呢?”
    “嗯……魔神被封印,三英雄回到家园里,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。”她天真地笑着:“如果圣战和法神能够永远在一起——而不是以双双殉情这种方式,那他们该多幸福啊!”
    一个幸福的家庭,几个活蹦乱跳的孩子。
    他苍老的嘴角扯起了一个苦涩的笑。他只是大哥,他连第三者都不是。
  
    “呼……”
    一颗脑袋靠在了他的身上。
    那个一头海藻蓝碎发的年轻勇士舒适地靠着他的树干,华丽的恶魔长袍,苍白清秀的脸颊,他整理着他魔剑上的穗子,休憩在这棵老树阴凉的浓荫下。
    我的好兄弟,是你吗……
    他可悲地想,不是他,他一定早就忘记了,正如她一样。
    也许最可悲的正是这棵矗立了千年的树妖,他只能无奈地望着心爱的兄弟,而无法表达出这些年来对他的思念之情。
    他无法说出他有多么怀念和兄弟一起练功,一起打猎,一起躺在草地上看星星的生活!
    年轻的勇士啊,你能感觉到身后老树的热烈思念吗?
    风吹过来,沙沙的树叶声,勇士举起水袋,喝着里面甘醇的酒:“老树啊,您知道多少关于封魔谷的传说呢?”
    那个穿着战神盔甲的女孩,那个穿着恶魔长袍的男孩,还有一个黯然神伤的他。
    他看到,有一双海蓝色大眼睛的女孩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,当她看到那个勇士时,她的脚步停滞了片刻。
    “来啊,我们一起乘凉吧!”年轻的勇士楞了一下,然后站起来,略带羞涩地招呼她。
    他们背靠着背坐在他浓密的树荫下。

    她满脸幸福地靠在他的身上:“老树爷爷!我要嫁给他了。”
    “哦!那很好啊!”
    一千年过去了,还是这样的结果吗?
    “我希望你们能开开心心的!”
    “嗯!”她笑着,从腰间掏出来一只水袋:“老树爷爷!您喜欢喝酒吗?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她怎么会知道,他们走了以后,他的口中,甘醇的酒都是苦涩的。
    而她,拔下水袋的盖子,将里面浓醇的酒浇在老树的树根下。
    “美丽的勇士。”他终于说出了他一直想说的话:“我,其实我就是千年前消失的天尊。”
    一千年漫长的等待,磨灭不去曾经快乐的记忆。他的感情,他的思念,他的幻想,他们曾经在一起的岁月,然后是他的诺言,他们走了。
    这一切,都有如从水袋中倒出醇酒一般,被他从枯干千年的心里倒了出来。
    美丽的女孩静静地听着老树爷爷的叙说,仿佛在听着一个动人的故事。
    是啊,那是他的诺言。
    她咬着嫣红的唇瓣,凝神思考着,许久,她笑了:“天尊爷爷!您想必是个相信轮回的人吧!”
    “也许吧!”否则,他也不会等上一千年。
    “您知道吗?”她笑着说:“人转世以后,没有记忆的原因,是由于他们的灵魂还存在啊!”
    “天尊爷爷,放下心中的执念,真的,您的好战友们会在一个美丽的地方等着您。”她低着头,一只手在另一只手上划着符号:“我给您唱一首歌吧!”
 
    “眼里传送这讯息,让我心沉底……永别,你爱我的世纪。封锁有你的记忆,也断了憧憬,游离,爱和痛的天际……”
    “离别后,如何面对孤独的千年,每一天,刻着沉重的思念,说再见,在这梦幻国度最后的一瞥,清醒让我,分裂再分裂……”
    许久许久,老树没有说话。
    她轻轻地舒了一口气:“天尊爷爷!我祝福您!”

    听着她的歌声,他渐渐失去了知觉。
    “大哥,大哥……”
    那声音由飘渺到清晰。
    他渐渐睁开了双眼,原本枯干的白发竟然变回了油亮的棕色卷发,脸上的皱纹也无影无踪了。
    这是哪里?我死了吗?
    然后,他看到了他们的面容。
    “大哥!你终于来了!”
    三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永远也不分开了。
    他这才明白了,放下心中的执念,才是永远在一起的真谛。
    他终于信守了他的诺言。


上一篇曾经.有个荒唐的想法

下一篇以前玩传奇的我们是多么单纯

标题